当前位置: > >普华永道:预计2050年中国将是世界最大经济体

普华永道:预计2050年中国将是世界最大经济体

02-14,财经普华永道:预计2050年中国将是世界最大经济体最新消息报导,口袋科技网(http://www.kotoo.com)财经
普华永道:预计2050年中国将是世界最大经济体
2月8日,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公佈一份题为《2050年的世界:全球经济秩序如何改变》的报告。报告预测,到2050年,全球经济重心将由G7转移到E7,新兴经济体将会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引擎。
 
  对此,本报联繫了该报告总撰稿人、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首席经济学家约翰・霍克斯沃斯。他表示,新兴经济体将在21世纪佔据主导地位。预计到2050年,中国将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
 
  (G7:指七大工业国,包括美国、日本、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
 
  (E7:指七大新兴经济体,包括中国、巴西、印度、印尼、墨西哥、俄罗 斯、土耳其)
 
  新兴经济体被看好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后危机时代的新兴经济体与发达国家在全球经济方面开始了实力转换。目前,发达国家在经济体量上仍占优势,然而在增量贡献上已开始发生转折。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9年来,对世界经济贡献最大的不是西方。包括金砖国家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超过80%,而西方国家不足20%。”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在接受本报採访时表示。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经济形势不如从前。英国《金融时报》称,美国斯坦福大学霍尔教授曾发表《长期疲软》的文章,表示美国经济前景不容乐观。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2050年的世界:全球经济秩序如何改变》报告中称,到2050年,欧盟27个国家在全球GDP中的份额可能下降到10%以下。
 
  一些国际经济组织普遍看好新兴经济体。1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显示,在经曆了2016年的低迷不振之后,2017-2018年经济活动预计将加快。其中,全球经济前景增强的主要原因是新兴经济体增长预期的加快。
 
  “金砖之父”吉姆・奥尼尔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採访时表示,“世界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新兴经济体在国际事务(特别是经济事务)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金砖国家现在的表现超过了当初的预期,而且这主要是因为中国。”
 
  中国被看做新兴经济体发展的领头羊。何茂春表示,“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占了30%。从经济发展速度和世界经济的平均值来看,中国是对全球经济複苏最大的贡献者。”1月份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2017年GDP增长率将提高0.3个百分点至6.5%。
 
  实力转换原因多多
 
  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经济的结构性矛盾凸显。外交学院国际经济系主任江瑞平在接受本报採访时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一些结构性问题集中爆发出来。2009年以来,这些国家经济开始出现整体负增长,欧洲国家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由此出现了金融危机与财政危机的恶性循环。”
 
  “新兴经济体抓住了新一轮全球化的机遇,比较有效地融入了经济全球化过程。其中,中国更加具有代表性。”江瑞平称。
 
  新兴经济体在吸引企业投资上有著广泛的优势。约翰・霍克斯沃斯称,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将为企业创造许多商机。普华永道《2050年的世界:全球经济秩序如何改变》报告称,新兴经济体更加具有吸引力,他们已经显著改善了过去十年的环境状况,越来越成为值得投资的地区。
 
  吉迪恩・拉赫曼则从人口的角度论述了新兴经济体和发达国家经济实力转换的依据。他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经济实力转移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人口。到2025年,世界大约2/3的人口生活在亚洲。相比之下,美国将占世界人口的约5%,欧盟约占7%。
 
  新兴经济体有著较大的经济发展空间。何茂春称,“发展中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製造行业、物流业、社会公共服务建设、服务贸易等方面更具有优势。新兴国家的困难相对会少一些,经济增长的动力较多。可以预测的是,在未来5到10年,新兴国家仍处在快速增长期。”
 
  经济格局显变化
 
  在发达国家出台贸易保护政策的同时,新兴经济体之间开始加强合作、“抱团取暖”。据俄罗斯卫星网2月8日报导,近年来,拉美一些经济体在经济和政治上表现出更强的独立性,大大降低了对发达国家的依赖。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的墨西哥努力把握机会,通过与中国等发展关系,实现本国经济的多样化。
 
  新兴经济体积极谋求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和话语权。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开始实施份额调整,提升中印等新兴经济体的份额和投票权比重;2016年人民币成功加入SDR篮子;G7扩容成为G20,中国成功举办2016年G20杭州峰会等都表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得到了提升。
 
  除此之外,新兴经济体打造的亚投行、金砖国家组织和“一带一路”等新的合作形式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进行了有益的补充。这些将会与原有的机製一起,促进全球化向前发展,成为推动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区域一体化的重要力量,逐渐影响全球经济格局,何茂春表示。
 
  当然,新兴经济体在助推全球经济发展中还面临著挑战。对此,约翰・霍克斯沃斯表示,面对著像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这样的政治衝击,各国政府需要更强的领导力来抵製贸易保护主义,在气候变化和全球减贫等一些长期议题上保持推动力。
 
  必须看到的是,全球经济发展速度有快有慢,但总体向前发展。何茂春表示,“过去西方国家对全球经济的垄断使本国经济承担了过多的负重,忽略了国内经济增长的积极力量。他们也在调整,全球将进入一个改革期和调整期。在未来,世界经济最大的火车头还是中国。中国经济保持新常态,是新兴经济体的中流砥柱。世界经济的发展越来越离不开中国经济的支撑。”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mail@kotoo.com

+1 已赞
已有8人赞过
评论13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17 13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