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耶伦唱“鹰歌”全球去宽松,中国直面双重挑战

耶伦唱“鹰歌”全球去宽松,中国直面双重挑战

02-17,财经耶伦唱“鹰歌”全球去宽松,中国直面双重挑战最新消息报导,口袋科技网(http://www.kotoo.com)财经

 美联储率先于2015年末启动加息后,全球持续多年的货币宽松环境开始出现拐点。如今,各种迹象显示,“去宽松”进程似乎已全面展开。

  北京时间2月14日晚,向来鸽派的美联储主席耶伦意外宣称“过度推迟加息是不明智的”,美联储预计2017年或加息3次,最终目标是“收缩资产负债表”。

  美联储主席耶伦14日在国会作证词陈述时表示,美联储将在未来几次货币政策例会上讨论是否再次加息

  美联储加息向来牵一发而动全身。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质上来说,今年中国经济的宏观风险主要来自于美联储加息所引致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压力,以及国内经济结构失衡以及资产价格泡沫。前者是外因,后者是内因,二者叠加造成了国内潜在系统性金融风险上升。”

  与此同时,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也都在“去宽松”,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句常被人提及的话尤为应景——当潮水退去,才能看到谁在“裸泳”。当然,目前各界希望看到的是,全球经济企稳复苏的势头能够长期持续。

  美联储加息“拉弓搭箭”

  “3月加息的可能性又浮现了”似乎是各大机构在听完耶伦的发言后的一致反应。

  耶伦认为,等候太久才加息是不明智的,因为这最终会导致美联储更快速加息,以致扰乱金融市场,使得实体经济陷入萧条。

  美联储曾于2月2日维持利率区间0.5%~0.75%不变,其声明中并未显露任何“鹰派”表态,且未透露此后的加息路径。市场当时认为美联储3月加息的概率并不高,5月或6月将是第一个关注时点。然而,此次耶伦的表态令市场对加息预期“刮目相看”。

  “未来的每一次会议都可能是加息窗口。”耶伦此次表示,将持续评估劳动力市场和通胀的变化,如果条件成熟,不排除在未来的某一次会议上加息。

  “去年以来美国失业率一直低于5%的目标值,但核心通胀至今还未实现2%的目标。因此,通胀就是决定未来美联储货币走向的关键因素。”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研究处处长张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美国总统特朗普的5500亿美元投资计划必定会产生数量可观的就业岗位,进一步降低失业率,推升美国核心通胀率。

  耶伦对于通胀回升到2%的目标也表示乐观,并透露,其同事对于今年加息次数预测的中位数是3次。

  未来,美联储加息的节奏将由两大关键因素主导——经济基本面及特朗普任下的财政刺激力度。前者似乎已经得到了耶伦的肯定,而就财政刺激来说,尽管其需要时日,但根据特朗普上任后大举签署行政令的作风来看,其在竞选时的承诺不会落空,“赤字经济”将主导其任期。

  总体而言,特朗普扩张性财政政策的两大核心主张是减税和基建。减税主要包括下调个人所得税率和企业所得税率、投资税率。市场憧憬扩张性财政政策将使得美国经济增长加速,并且拉动消费、投资和商品价格,实现“再通胀”,进而迫使美联储加息提速。

  不过,耶伦称其尚未将未来特朗普政府的财政刺激纳入考量。尽管财政政策的潜在影响重大,但目前尚未看清其具体规模、时点和构架,因此“不希望美联储的政策是基于对未来的猜测之上”。

  全球“去宽松”

  伴随美联储加息,全球也都逐步进入了“去宽松”周期。

  欧洲央行从4月起将缩减量化宽松(QE)计划下的购债规模,从每月600亿欧元降至400亿欧元;日本央行看似也已无力扩大宽松;中国央行则从去年起就转而维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并不断上调公开市场利率。

  “去宽松”的整个过程将考验各国经济的韧性,金融市场波动也料将加剧。

  其实,比美联储加息冲击更强烈的可能是“缩表”。作为金融危机后的“救市政策”,美联储通过购买国债、MBS(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如今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高达4.5万亿美元。

  “美联储的终极目标就是将资产负债表收缩到大幅小于当前规模的程度。”耶伦称,“我们希望资产负债表的构成主要是国债,而不是大量的MBS。”

  当前,美联储仍在对到期的债券进行展期再投资,而未来开启“缩表”进程后,耶伦称其将停止再投资,但不会主动抛售表上的债券。耶伦也表示,将先加息到一定程度,才会考虑“缩表”。中信固收团队则预计,2018年美联储迎来新一任换届成员后,实施缩表的概率更高。

  “之所以未来会缩表,是因为想为货币政策提供更大的弹性。”张涛对记者表示。不难想象,当危机再度来临之时,美联储只有在此之前先加息、先缩表,才能拥有再度降息和扩表以对抗金融风险的空间。不过,这可能对于债市和整个金融市场而言都是一颗“重磅炸弹”。

  此外,随着欧洲经济的复苏,欧洲央行退出QE的可能性也越发受到关注。荷宝(Robeco)中国首席投资总监缪子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欧洲经济的进度通常落后于美国约9个月,虽然欧洲结构性失业的情况也较严重,但当区内的劳动市场正在转佳,特别是西班牙经济十分亮丽时,欧洲央行2018年很难不进一步削减或退出QE。”

  日本央行也已不再提及扩大QQE(量化和质化宽松)的可行性,并认为日本经济持续复苏,通胀有望回升至2%的目标。

  中国应对双重挑战

  在金融开放持续、全球联动性攀升的今天,中国在应对内部结构性调整的同时,也必须认清外部挑战。

  鉴于当前不能排除美联储加息提速的可能性,中国经济的外部宏观风险主要来自于加息所引致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压力。中国外汇储备在今年1月跌破3万亿美元,为6年来首次,而强美元周期也尚未终结。

  “受制于蒙代尔不可能三角,中国央行很难在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这两个问题上两全其美,因此理论上只能通过让渡部分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来换取汇率层面的压力减轻。去年以来,央行避开调整基准利率,通过公开市场‘变相加息’在一定程度上就被市场解读为希望通过保持与美联储政策的某种同步性来降低汇率和跨境资本流动方面的压力。”章俊表示。

  当然,“变相加息”更多是为了应对内部挑战——去杠杆、抑制资产泡沫。去年四季度以来,中国央行持续“收短放长”操作,今年1月末更是全面上调中期借贷便利(MLF)中标利率10个基点,一度导致国债期货大跌,债券收益率更是不断走升。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也多次出现全线上涨的情况。15日,银行间货币市场流动性呈现边际趋紧,质押式回购利率全线走高,隔夜Shibor报2.2658%,上涨0.48个基点;3个月Shibor报4.2394%,上涨2.46个基点。

  “中国的货币政策不会和美国偏离太多。当前市场预计,美联储今年至少加息2次,因此我们认为中国央行可能会在今年再将政策利率抬升20个基点。”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丁爽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预计,在通胀上行、资产泡沫压力积聚、人民币贬值压力仍存、去杠杆进程尚未完成的背景下,未来货币政策持续宽松的空间收窄。

  不过,近期央行也不乏呵护市场的举措,显示出在去杠杆、防风险的大背景下,央行仍维护流动性的基本稳定。2月15日,央行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投放1500亿元6月期MLF、2435亿元1年期MLF,利率与上期持平;2月13日,在连续“停摆”6天后,央行也重启逆回购操作,向市场注入流动性。

  “这一操作(MLF)的目的在于对冲近期大量回笼的流动性。1月24日到期1515亿元6月MLF,本周日还将到期535亿元,同时本周公开市场操作(OMO)到期9300亿元,临时借贷便利(TLF)到期大约6000亿元,回笼资金大约1.7万亿元。央行本次超续MLF的目的在于弥补流动性缺口,保持市场流动性基本稳定,毕竟央行目的在于去杠杆而非造成流动性恐慌。”民生证券固收研究负责人李奇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在15日举行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上,央行副行长易纲年内首次回应了中性货币政策的含义,他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个中性的货币政策,我们会保持货币政策总体的稳健”,他进一步阐释,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个中性的态势,而中性态势就是不紧不松。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mail@kotoo.com

+1 已赞
已有8人赞过
上一篇:新台币升1.6分 收盘30.776元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13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17 13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