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疫苗一针赌希望,台湾防疫产业长路漫漫

疫苗一针赌希望,台湾防疫产业长路漫漫

发布于2020-09-28 15:52:30,疫苗一针赌希望,台湾防疫产业长路漫漫,Kotoo科技新闻网(http://www.kotoo.com)
 

疫苗一针赌希望,台湾防疫产业长路漫漫



2019 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彻底改变了人类生活,全球药厂与学术机构都在赶制疫苗与病毒对抗。卫福部长陈时中亲口证实,已经与 COVAX 签约,10 月初付订金,但能拿到疫苗的时间未定。

疫苗是打开目前锁国困境的希望,但台湾在外交与市场两大弱势下,争取国外开发疫苗的筹码有限,国产疫苗开发显得格外重要。

不过,一家国内生技公司董事长在接受《中央社》访问时,当场感叹疫苗研发得靠一张张天价账单前进;“喔!这个要 2,000 多万啊?”但他也只能忍痛签字,“没办法啊,不二价!”

一笔笔成本,都在赌一个希望。光是小老鼠前半段的动物攻毒试验,给具有公家色彩的国家卫生研究院做,也要支付新台币 2,000 多万元,遑论其他必须送到国外的试验费用。

病毒阴影未散 疫苗研发牵动全球希望

2019 新型冠状病毒疾病传染力高,全球总确诊人数至今已飙破 3,000 万人,时序进入秋冬,另一波疫情来袭阴霾,始终让各国不安。

目前全球疫苗研发跑得最快、最受期待的 3 大阵营分别是与英国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合作的英国药厂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联手的美国生技公司莫德纳(Moderna),以及美国辉瑞药厂(Pfizer)与德国生技公司 BioNTech 合组联盟,3 家西方药厂正进行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台湾方面,国光生技、高端疫苗、国光生子公司安特罗及联亚生技都投入疫苗研发,最快也仅在临床一期试验。

美国卫生部长艾萨(Alex Azar)8 月中旬访台,对卫福部提出向美疫苗采购请求,前提是优先提供美国国内,才会以公平方式提供国际;对艾萨的标准答案,业界并不意外。

业者直言,美国砸大钱协助业者研发、预先采购,就是为了第一时间拿到疫苗,谁都想先保住自己国家人民的健康,“我们-想跟国外买,但买不买得到还是个问题”。

疫苗缺货全球疯抢 杜特蒂拿命赌第一针

“买一次可以,但下次又遇到了,要怎么办?”疫苗业者表示,疫情让各国正视到保有自主生产能量的重要性,不论是口罩、防护衣、疫苗,如果生产不出来,就得受制于人、看他人脸色。

业者讲得慷慨激昂,更指出菲律宾总统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日前公开表达愿意接受俄国提供的疫苗,并自愿施打第一针,如此惊人之举,就是因为菲律宾没有能力发展疫苗、也买不到。

相较之下,台湾幸运许多,不仅防疫成功守住上半场,口罩、防护衣、快筛试剂都具备国内生产能量;国产疫苗也已进入临床一期。

先采购国外疫苗应急 尽速建立免责机制配套

“为了保障疫苗自主生产能力,-是应该保留部分采购额度给国内厂商”,北医大医疗生物科技法律研究所所长李崇僖认同-的做法确实可以更细致,也应该用更长远的角度来看疫苗产业。

“台湾疫情没有到需要全面施打疫苗地步,还可以等”,李崇僖认为,-可以先向国外大厂采购一批产品,让医护人员等高风险族群施打,后面的采购量留给国内,一并扶植国内产业。

不过李崇僖提醒,台湾在法规制度仍有待补足之处,现在国际疫苗制造商倾全力投入研发试验,力拼最快速度量产,美国以法律明文、欧盟则以采购合约给予厂商免除产品责任的保障,台湾也应该建立这套制度,也可从既有的预防接种受害救济基金来规划。

李崇僖说,如今是非常时期,疫苗制造商没有足够时间去做人体实验,难免有不良反应,但欧美疫情严峻,当-强制全面施打疫苗,或许会导致副作用人数超乎预期;在此情况下,若-不愿意承担风险,给予厂商免责机制,“当不太赚钱,疫苗厂商不太愿意做这件事”。

当欧美都给予厂商免责权,台湾若没有跟进,“可以想见,国外厂商不太会愿意卖到台湾”;再者,若国外厂商享有免责权,台湾却无此制度,不仅不公平,台湾疫苗厂量产过后,一旦出现问题,赔都赔不完,产业倒光了,遑论扶植国家队。

疫苗厂盼-协助 卫福部允诺积极协助

“还是会有人说非国外不打啦”,林口长庚纪念医院副院长邱政洵坦承,单就国内常规疫苗而言,绝大部分疫苗产自国外,国内只有一小部分,部分民众还是会特别强调要打国外疫苗。

“疫苗这产业真的是要烧钱,国家要给他们 support(支持)”,邱政洵认为,可以预见未来各种新兴传染病是不会停的,现在市场上疫苗几乎都仰赖国外进口,如果可以趁这次机会扶植台湾的疫苗产业,未来疫苗制造能够自主,对台湾是非常好的事情。

不过,要让国内疫苗产业“站起来”,-的角色至关重要。疫苗产业除了期待-能将 2019 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疫苗的采购能量留给国内,也应协助扩大国产疫苗在常规疫苗的市占率。

业内人士表示,以日本为例,-有计划扶植国产疫苗能量,只要日本能生产,就不会让国外厂商进入,“日本这么做已经 20、30 年了”;中国疫苗国产化也执行得很彻底,因此不论台湾还是国外疫苗,都很难打进中国市场。

邱政洵提醒,-不能认定常规疫苗货源会永远稳定,偶尔还是会缺货,不妨给国内疫苗厂机会、让他们参与制造,在市场站稳脚步之后,或许还有机会销往海外,“台湾应该有这个能力,国家要给他们机会”。

为了确保台湾有疫苗可用,-采取“包牌”策略,洽谈国外采购之余,也给予国内业者疫苗研发奖励;但相较于-向国外大厂采购的积极态度,国内业者并未获得任何订单跟承诺。有厂商私下抱屈,认为从-到国人都有“国外的月亮比较圆”的心态。

不过,陈时中多次强调对台湾药厂研发疫苗抱持高度期待,认为疫苗不会仅有一次性使用,会有长期需要。若长期需要却都要仰赖国外进口,不利于台湾防疫,因此对国内研发会给予积极鼓励,在行政上给予协助。

同时,疫情指挥中心发言人庄人祥也说,以目前对病毒了解,未来若疫苗成功研发,可能必须打 2 剂才有足够保护力,但目前跟 COVAX 签订的量并没有很多,-会持续向其他管道争取。庄人祥说,若国产疫苗研发顺利,安全性、有效性都能确保,会列入优先采购。若因应疫情有紧急需求,也不排除会评估紧急授权使用的必要性。

专家:国家级 P3 实验室应为常备能量

中央研究院生医转译研究中心主任吴汉忠表示,台湾面对疫情的应变机制,软硬件的准备可以更精进,研究端、生产端、法规端三方面整合也可以更好,未来不论 2019 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流感化,还是新兴传染病来袭,都能有更好的准备与因应。

他举例,P3 实验室主要可应用于传染病研究,17 年前的 SARS 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时建置的 P3 实验室在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结束后,慢慢地没有使用;今年 2019 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疫情爆发后,国内一开始 P3 实验室稍有不足,后来才补足能量。

未来一定要有些国家级的 P3 实验室做为常备能量,发生疫情时,才能马上投入,他认为,“就像国防一样,是同样道理”。

至于研究端、生产端到法规端的连结也是关键,吴汉忠表示,在非常时期,很多法规会走 EUA(紧急使用授权),但若产学研分头并进,可能到了生产端,发现不符规范、需要额外花时间作业,“本来没有的生医产品想要又快又好,就要研究、制造、法规一起去讨论,避免走冤枉路。”

2019 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唤起社会对生技产业的重视,吴汉忠指出,要发展生技产业,很重要的思维是建立生技聚落,美国波士顿、旧金山就是典范;台湾也已建立国家生技研究园区,结合中研院生医转译研究中心、经济部生技中心、卫福部食品药物管理署、以及科技部国家实验动物中心等,打造共同生技产业生态系。

吴汉忠表示,当生态系建构起来,人才、资金、法规、研究与新药开发逐步到位,生技产业也会产生正向循环,更为茁壮。

(作者:潘姿羽、韩婷婷、陈伟婷;首图来源:shutterstock)

延伸阅读:

  • 全球疫苗竞赛输很大,台湾还要再锁国一年?
  • 国光武汉肺炎疫苗进入一期临床试验,估 11 月二期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mail@kotoo.com

+1 已赞
已有8人赞过
评论13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17 13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